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门听雪的博客

结庐东门,闲听暮雪 ; 心远地偏,何异林泉 ----听雪书屋主人

 
 
 

日志

 
 

(引用) 黄粤心《诗如花雨满燕山》  

2009-10-18 15:41:54|  分类: 诗友评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门听雪按】:

  粤心是我的同门师妹,现居加拿大温哥华,知我生日临近,为文贺寿,并屡催我引用转帖,只好从命。师妹记者出身,文笔自是清佳,又有同门之谊,评起师兄来更是洋洋洒洒。当然,溢美之词在所难免。冒汗之余,对师妹的梳理概括及评点却很认同。诗,无非是抒情言志,情志,才是诗的魂。清人章学诚说过一段话,大意是:如果去除了格律之严谨,韵脚之和谐,平仄之铿锵,辞藻之华丽,布局谋篇之周至,还能剩下点什么供人体味共鸣,这才不失为“诗”,否则只是工艺。的是确论。我写诗已久,然学格律诗词是开博以后,不足二年。和“同年交”、“忘年交”的众诗友唱唱和和,嘻嘻哈哈,一路走来,乐趣无穷,才刚找到一些门径,习作数量不少。但按上述标准,称不上“诗”的,亦为数不少,在此愿与朋友们共勉,加餐努力,辛勤笔耕,及时充电,加强交流,共同提高,为中华诗词文化的传承奉献绵薄之力。

 再次向粤心师妹致以谢意,并代表文中提及和未提及的诗友们表示感谢。

 

诗如花雨满燕山

黄粤心  

   诗人东门听雪先生,是我的师兄。东门诗翁今逢寿辰,我实在不会写祝寿诗,就写几个字,为师兄祝寿。   

   东门听雪是我的师兄,也是诗兄。我是师兄诗作的忠实读者,师兄是我学诗所交作业的唯一读者和评卷老师。可惜师兄的宽厚与仁慈,客观上使我懒惰而进步不大。我既然总交不出作业,索性就改行当专业读者了。至少可以读师兄的诗以养气。到东门听雪的博客上读诗,成为了我的一项功课。

   从诗中可以看出,东门听雪爱祖国,爱山河,爱乡土,爱人生,爱友谊,爱生活。诗人将日常生活中新鲜活泼的情感,付诸笔端,用形象优美的语言,创造出丰富感人的意境,表达了诗人在寻常生活中不寻常的感受。从东门听雪的诗中,我可以读到诗人磊落坦荡的人生态度和清高自守的高尚节操。且看如下诗句:

  “花盛岂容千日赏, 树高自可百年看”。“不慕柔条春岸舞, 遒枝独秀冷香清”。“甘霖有意勤淅沥, 一样清纯一样真”。“冰魂可有清殇泪? 见证沧桑字一行”。“影过千塘翎未老,声融万籁韵犹刚”。“山青自有甘霖沛,水阔才兴碧浪狂”。“未负平生山海誓,清词一卷慰心灵”。

  阅读这样的诗句,从中不难体会到诗人的人生态度和生命境界。读其诗,品其人,真可以称得起是一场赏心悦目的精神观光旅游。在净化心灵的同时,得到独特审美的精神愉悦。

   我们在阅读中还可以看到,时代的变迁,丰富的人生阅历,都在诗人的创作中留下深深的烙印。东门听雪将自己的人生历练和独特体会,用古诗或雄奇或绮丽,以多姿多彩的语言展示出来,使诗歌的海洋中,闪耀出一道无比旖旎的风光。 在东门听雪的诗作中遨游,我常常会流连忘返,因为我常感到我面对的是颗颗珍珠,树树珊瑚,常读常新,美不胜收。读一读这些诗句,这里面,有时代的风貌,有社会的风情,有美好的爱情,有纯真的友谊,有诗人自己的人生意识和生命追求。如下诗句,可证我所言不虚:

   “恩存大地敬存天”。“弱水三千瓢作舟,人寻珠贝我盟鸥”。“诗词日课三千首,任你华颠几万重”!“泥香入笔得天真”,“灵山路远灵台近, 始信青天自有情” ,“东篱相伴看流云”,“独钓寒江对晚霞”,“淡然一笑送流年”,“天风海雨证禅心”。“永把清魂滋沃土,驻颜大地绿千丛”,“心田寸寸可留春”。

  东门听雪半世风霜,想必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和小溪小流。诗人的情感世界的波澜,我无从知晓。但从诗人的笔下,我可以读到一颗敏感细微的心灵,经历着人生丰富而深沉的情感,体验着生命的活力与澎湃的激情。一颗年轻而热忱的心,从来没有苍老和麻木,而是如江河的热浪,始终奔腾,永不停息。诗人将他能量与热度,真实而动人地熔铸进诗歌中,使你从那些典雅得体的文辞中,仍然可以触摸到一颗因年轻而激烈跳动的心。读着这些或委婉深沉,或热情洋溢的诗句,我们与诗人一起体验生活,体验审美,体验生命的激情:清光似水水如琴。 一片冰心入韵中。老凤清声恋晚桐。南飞一瓣是残红。 乘风我欲携笺去,满纸清痕寄那枝?梦入春塘新雨后,心牵绿竹旧窗边。记得风柔,记得小莲舟。记得桨声咿哑,一荡过云头。

   我很欣赏东门听雪诗中有滋有味的人间烟火,师兄玩笑地称之为油烟气。读着这些平易的话题,你可以在一咏 三叹中体会诗人对婚姻和家庭,对友情,对柴米油盐的日常生活的深沉情感和洒脱情怀。在这里,我抄录一些东门听雪诗作中与此有关的诗句:“两块松糕堪果腹,三钱水酒已昏头。” “惊她霜雪欺云鬓,笑我沟渠上鹤颜。”  “以沫相濡晚岁情,街边卖菜雨加风。” “不堪老伴床前病, 可有儿孙膝下迎?” “鬓已经霜雏去远,关心最是老来妻。” “常忧厨下油盐价,更爱灯前儿女情。“儿孙绕处是仙乡。” “一自交杯同进酒,从来举案忌分梨。” 东门听雪诗歌的佳妙,就在于处处闪耀着人性的熠熠光华。

   中国是诗的国度。楚辞汉赋,唐诗宋词,诗歌的河流,奔流千载而长盛不衰。当我们吟诵唐诗时,我们品味着“黄河之水天上来”的瑰丽,也品味着“国破山河在”的沉郁,我们体会着“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的惆怅迷离,也体会着“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的血性与豪迈。过去了,那个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只留下这些至情至性的慷慨之音,一代又一代,岁岁年年,犹如永不止息的惊涛拍岸,撞击着我们的心弦。 

我原以为,市场经济的大潮,冲跨了我们延续多年的传统价值观,也荡涤尽了我们的文化传承,更遑论诗歌这种纯粹精神贵族的财富。但我欣喜地看到,中国诗歌的种子,从来没有消亡。在这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大环境下,我们古老的诗歌传统,竟然星火燎原,在互联网上成了蔓延之势。感谢互联网的时代,小小的博客,竟然承载了我们世代传承的诗的传统。仅从东门听雪的博客上看,东门听雪,枫江,七星,阳光下的水莲花,华山论剑,柳下雪,蛙声作管弦,,叶落无声,老顽童,绿云,木棉,还有许多诗人,我无法一一列出,个个文思如泉咏,你唱我和,新葩怒放,异彩纷呈,真可谓博客时有才人出,各领风骚竞芳华,形成了当代诗苑的一大景观。我由衷地欣赏和敬佩这些诗人。东门听雪师兄和各位诗友的唱和往来,丰富了我们民族当代的诗歌创作。你们在诗坛无名无利,淡泊地坚守,真是诗坛之幸,中华文化之幸。

   愿东门听雪师兄永远不老,诗思常健。

 

                                                    2009年10月18日星期日于加拿大温哥华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