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门听雪的博客

结庐东门,闲听暮雪 ; 心远地偏,何异林泉 ----听雪书屋主人

 
 
 

日志

 
 

(原创)七律 · 甲午岁初杂咏八首 (五、六、七、八)  

2014-02-28 16:10:13|  分类: 七言绝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东门听雪 


(原创)七律 · 甲午岁初杂咏八首 (五、六、七、八) - 东门听雪 - 东门听雪的博客
 
 

七律 · 甲午岁初杂咏八首 (五、六、七、八)


五、论道 

 

论道腆胸扯淡咸,呼风撼树料应难。

原生母本根基固,嫁接新枝叶脉残。

唾沫飞沙无所用,琵琶反调为谁弹?

初衷若是真忧患,礼敬三躬另眼看。

 

六、潮骚 

 

扰扰难从壁上观,一秋谁遣事千端。

秋高叶哭连绵雨,事尽潮骚起伏澜。

纵有风霜催菊老,岂无江浪送枫丹。

蓟门烟柳空憔悴,不碍心滋九畹兰。

 

七、归零 

 

耍小聪明是末流,红灯亮后别加油。

三三见九睁开眼,九九归零到了头。

狗急跳墙难上树,鱼贪咬饵误吞钩。

乌纱紫玉黄金翅,脑袋丢时也罢休。

 

八、警鐸 

 

长鸣警鐸报鸡声,赤子同仇誓血诚。

举国情牵钓鱼岛,当年泪洒石头城。

金秋粟熟千仓溢,利器锋寒万剑横。

拜鬼狂生无所谓,摩挲剩骨压心惊。

 

枫江雅和

七律 ·新春八咏 之后四首 

——步韵同题奉和东门兄

 

五、论道    

口重安知滋味咸,便便大腹步艰难。

杏花坛里春光误,得月楼中书卷残。

朽木常能燕市立,滥竽每作玉琴弹。

悠悠听尽人寰叹,犬眼谁拿正眼看。

 

        杏花坛:指授徒讲学之所。借指高等学府。 唐 王建 《送司空神童》诗:“杏花坛上授书时,不废中庭趁蝶飞。”

        燕市:yān shì指燕京,即今北京市。金 元好问 《人日有怀愚斋张兄纬文》诗:“明月高楼燕市酒,梅花人日草堂诗。”


六、潮骚   

半窗明月作禅观,总把荣枯遣笔端。

赋得秋风舞秋叶,拈来春水起春澜。

专情时也效张敞,解惑常能拜范丹。

璀璨心花开岁岁,只缘浮世有金兰。

 

     潮骚:外来语,出自日语,潮水拍击岸边的波浪声,亦即“潮声”。 骚,日语,声也。借指歌吟之声。

     禅观:谓依禅理参究修行。 唐 姚合 《闲居》诗:“何当学禅观,依止古先生。”

      张敞:汉时平阳人,宣帝时为京兆尹。张敞常替妻子画眉。旧时比喻夫妻感情好。

      范丹:字史云 ,东汉陈留人,通五经,曾师事东汉著名经学家马融。 罹党锢之祸,遁迹梁沛间,卖卜为生,清贫自守。后以“范丹”指代贫困而有操守的贤士。 明 邵璨 《香囊记?得书》:“喜得逆旅逢青眼,免使破甑愁范丹 。”


七、归零   

原来不肯作清流,作了清流怎骗油。

盛世正开天地眼,法刀偏砍虎狼头。

凝眸已是囊中物,摆尾难逃线底钩。

昨日金交椅上客,铁牢长坐或长休。

 

      骗油:指精于骗术的老手。《扫迷帚》第十回:“ 中国 各省,凡谓能通鬼神者,无一非骗油之类,凡妄信鬼神者,无一非受骗之人。”

      长休:解之有三,解之三,死亡的婉辞。 明 唐顺之 《胡贸棺记》:“予既不復有所披阅点窜,世事又已一切无所与,则置二杉棺,以待长休。”


八、警铎   

东南海沸起边声,驱寇兵民志正诚。

钓岛新仇仇满腹,金陵旧恨恨连城。

奸雄拜鬼扶桑耻,神器降妖欧冶横。

笑看滩头狂犬吠,张牙舞爪问谁惊。

 

       边声:解之有四,解之四,指边境警报。 元 刘祁 《归潜志》卷十一:“既至京师,边声益急,闻北兵阻荆江 。” 

      欧冶:即欧冶剑,春秋时著名剑工欧冶子所铸的剑。借指我国现代神兵利器。汉 袁康 《越绝书?外传记宝剑》:“ 欧冶乃因天之精神,悉其伎巧,造为大刑三,小刑二:一曰湛卢,二曰纯钧,三曰胜邪,四曰鱼肠,五曰巨阙。” 

2014/3/5凌晨作于京东书舍 


蛙兄雅和


五 论道

坐而论道味应咸,讵料浊污孤复难。

汲地垂虹观日落,触天山影抱云残。

了然诗赋随心唱,懵懂歌鱼持铗弹。

禅院钟听塔铃语,梵灯昏暗用心看。


六 潮骚

扪参历井问谁观,事发东窗岂万端。

星灿晴空悬斗极,风来夜气助波澜。

岂无驽马踏芳草,总有蛮牛嚼牡丹。

 天上人间浑一色,禅房花木少幽兰。


七 归零

妄阻狂潮作逆流,肥肠原自吸膏油。

满腔坏水寒侵脚,一副肝肠烂到头。

已鉴妖魔照秦镜,待屠魍魉祭吴钩。

头颅暂寄行尸项,祸国殃民事可休!


八 警铎

帐前鼓角发寒声,亿众生民心赤诚。

铁壁铜墙铸高垒,军魂国脉作干城。

神州贯甲豪情壮,白下穿云剑气横。

任尔东夷犬狂吠,中华儿女不曾惊!


一蓑烟雨任平生雅和    

小小倭寇性乖张,野心勃发疯欲狂。

蝼蚁挥臂欺大鸟,虫蛇鼓腮吞巨象。

宝岛自古属中华,钓台何曾归番邦?

众志成城同敌忾,万箭怒发向东洋!



(原创)七律 · 甲午岁初杂咏八首 (五、六、七、八) - 东门听雪 - 东门听雪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69)|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