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门听雪的博客

结庐东门,闲听暮雪 ; 心远地偏,何异林泉 ----听雪书屋主人

 
 
 

日志

 
 

(原创) 满庭芳 · 忆旧游 之 什刹海  

2015-05-13 12:57:21|  分类: 词曲歌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东门听雪 

  

(原创) 满庭芳 · 忆旧游 之   什刹海 - 东门听雪 - 东门听雪的博客

 

           昨日风和日丽,与枫江、友胜到什刹海一游,进荷花市场,过银锭桥沿北岸一路向西,至后海过望海楼、宋庆龄故居,再向西折南岸向东返回。此游历时两小时许,年轻时也没绕过这个大圈。一路指点湖天,扶栏拂柳,谈笑风生,随走随拍,不知老之将至。想起五十多年前与什刹海的渊源,不胜唏嘘。

 

   满庭芳  ·  什刹海

 

 柳罥湖烟,波摇碧淀,秀色浑似仙寰。

凭栏悦目,鱼蝶两悠闲。

一一风灯乍举,同照影、云与飞鸢。

沉吟久,斜街曲巷,依约听新蝉。

 

阑珊,春去也,红堆台阁,绿簇楼观。

更名苑门楣,王府花园。

漫忆当年旧事:归来晚,淡月清妍。

凝眸处,轻舟浅草,扑面絮成团。

 

枫江雅和

◇【满庭芳  什刹海】◇ 依韵和东门听雪兄

 

三径风和,九皋波滟,大罗天里承欢。

柳绦迎客,花影舞翩跹。

歌起莺莺燕燕,惹多少,游子开颜。

阑干倚,凝眸羡煞,渔叟钓清澜。

 

流连,飞絮绕,鸳声断续,林籁如弦。

银锭桥依旧,春梦难圆。

谁记兰桡麝月,酒酣处,渡口朱颜。

夭桃岸,新苔又绿,袅袅一湖烟。

  

九皋:解之有三,解之一,曲折深远的沼泽。《·小雅·鹤鸣》:“鹤鸣于九皐,声闻于野。” 《镜花缘》第四十回:“九皋有路招云鹤,三匝无枝泣夜乌。”

大罗天:道教所称三十六天中最高一重天。借喻仙境。唐 王维 《送王尊师归蜀中拜扫》诗:“大罗天上神僊客, 濯锦江 头花柳春。” 

兰桡:lán náo小舟的美称。 唐太宗 《帝京篇》之六:“飞盖去芳园,兰桡游翠渚。” 

麝月:shè yuè指月。明 唐寅 《咏春江花月夜》:“麝月重轮三五夜,玉人联浆出灵娥。”

 

茂园大姐雅和 

满庭芳·什刹海——同题依韵和东门枫江


        似水流年,金乌玉兔,日新月异人寰。

忆中畴昔,垂柳蕴春烟。

杜宇声声唱晚,新月上,竹影摇寒。

携文友,湖边信步,听密树啼鹃。


    当前,新景点,花妍柳媚,汉玉雕栏。

白云泳清涟,画舫游船。

袅袅晴丝醉软,垂钓客,三五轮竿。

堪叹我,花残月缺,有梦也难圆。
 

 

(原创) 满庭芳 · 忆旧游 之   什刹海 - 东门听雪 - 东门听雪的博客 

(原创) 满庭芳 · 忆旧游 之   什刹海 - 东门听雪 - 东门听雪的博客 

(原创) 满庭芳 · 忆旧游 之   什刹海 - 东门听雪 - 东门听雪的博客 

(原创) 满庭芳 · 忆旧游 之   什刹海 - 东门听雪 - 东门听雪的博客 

(原创) 满庭芳 · 忆旧游 之   什刹海 - 东门听雪 - 东门听雪的博客 

(原创) 满庭芳 · 忆旧游 之   什刹海 - 东门听雪 - 东门听雪的博客 

(原创) 满庭芳 · 忆旧游 之   什刹海 - 东门听雪 - 东门听雪的博客 

(原创) 满庭芳 · 忆旧游 之   什刹海 - 东门听雪 - 东门听雪的博客

 

(原创) 满庭芳 · 忆旧游 之   什刹海 - 东门听雪 - 东门听雪的博客 

(原创) 满庭芳 · 忆旧游 之   什刹海 - 东门听雪 - 东门听雪的博客 

(原创) 满庭芳 · 忆旧游 之   什刹海 - 东门听雪 - 东门听雪的博客 

(原创) 满庭芳 · 忆旧游 之   什刹海 - 东门听雪 - 东门听雪的博客 

(原创) 满庭芳 · 忆旧游 之   什刹海 - 东门听雪 - 东门听雪的博客 

(原创) 满庭芳 · 忆旧游 之   什刹海 - 东门听雪 - 东门听雪的博客 

(原创) 满庭芳 · 忆旧游 之   什刹海 - 东门听雪 - 东门听雪的博客 

在母校前面留个影:五十五年过,回眸一梦遥。

(原创) 满庭芳 · 忆旧游 之   什刹海 - 东门听雪 - 东门听雪的博客

我要说这里也是我的母校,恐怕没人信,但这是真的

               1959年秋暑假开学,我上初二,被选送到这里的排球班,那时叫“什刹海业余体校” ,每周六下午两节课后活动一次。那时不堵车,二十分钟就到了,开始的科目就是跑跳,双手弹实心球,发球,接球 前扑后滚的。都是水泥地面,为防滑洒了很多红土,不知何物。每次都是一身汗一身红。一学期下来的考试项目是:手拿沾满石灰粉的垒球,网前跳起把球投扣到对面去,不许触网,离网越近分数越高。初中的孩子,跳起来能有多高啊。能扔过去就不错了,没几个人及格。幸好还也包括我。转年寒假开学,又去了一春天。后来粮食就开始紧张了,本来对排球兴趣又不大,班上好几个人就不去了,我也不去了。这所体校,对中国成为体育强国,真是功不可没。特别是武术班、乒乓班、体操班,出了很多顶尖级人物。上世纪八十年代女排最火时,我和同事们吹大牛:我要是坚持下来,那就没袁伟民什么事了。招来一片嗤笑。不过笑归笑,那半年多的训练使我受益匪浅。也留下了对什刹海的很多美好回忆。五十五年一晃就过去了,仿佛除了湖风和岸柳,一切都变了。或许,不变的还有,湖波一样平和的心态和垂柳一样浪漫的清怀。

 

       

 

  评论这张
 
阅读(493)|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